團隊訊息
Chinese (Simplified)

【柯博拉Cobra】2017年10月訊息 無名光戰士、柯博拉、麥可薩拉博士的聯合訪談

cobra 2017 11 02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 (無名光戰士):我們回來了,你現在收聽的是Ground Crew Command電台節目,我是無名光戰士,現在節目開始。Michael Salla和Cobra都在線上,感謝兩位先生抽時間到來。因為我們知道現在時間對我們來說多麼寶貴,Michael我想從你開始。我看了你在維加斯的MUFON美國飛碟協會演講DVD,我發音有沒有錯?

 

我一直看你的演說,雖然對我和很多人來說裡面沒有新訊息,因為我們一些人已經在這方面有很深研究。我注意到並且很欣賞你的一絲不苟和你對證據的堅持,你逐字地,逐份文件地用幻燈片展示給我們看,我那時才明白星際政治學會Exopolitics Institute是幹什麼的,如果我說錯了請你稍後更正和補充,但我注意到你對你所能找到的證據的強調,使我看到星際政治學會真正嘗試完美地在世界上證明外星人的存在,讓沒有意識的主流媒體無法否認我們與外星人的關聯。

 

這是像我和Cobra這些網站努力想做到的。因為我們傾向於揭露很深入的秘密,這無法吸引到那些無意識的主流媒體,他們不能突然跳躍到這麼高的意識水平,雖然我們早就知道外星人存在這些事情,但我們也知道陰謀集團,NSA(國安局)在監視我們。多年來我們都知道這些,但當斯諾登和NSA那個派系出現在公眾視野和主流媒體上時,看看那種衝擊仍然是巨大的,即使我們都知道這些。讓無意識的大多數人知道他們的詭計在哪裡,這仍然有很大意義。所以我毫不誇張地說Exopolitics.org以一種我和Cobra都做不到的方式喚醒無意識的絕大多數人,因為我和Cobra說的是非常深入的東西,而你說的是完全是實際的三維時空的證據,你有什麼可以補充一下,告訴聽眾關於星際政治學會和你們的目標是什麼。

 

Michael Salla (莎拉博士):是的,很重要的是我的背景跟Cobra和其他人有很大不同。我在重點大學教國際政治,我在美國。當我接觸到這些資料,進行了盡職調查之後,我發現這是非常真實的,我很興奮因為這是一個新的國際政治,政治學的領域。你知道我很想說服我的同事和學生,告訴他們這些材料是真的。第一次的時候我沒有成功。

 

2001年我在美國大學的一堂課上展示這些資料,我沒有說服任何學生這是真的。實際上這個25人班級,他們是那些自由主義進步派人士,在他們修讀研究生學位前,從衝突解決方面所做的事情看來,他們都有十足的人道主義背景-但25人的班級只有2人認為我所展示的Stephen Greer揭露計劃大會的資料是真的,所以從這裡我看出說服人們有很大挑戰,正如你所說,主流媒體的那種無意識是非常真實的,所以我的網站Exopolitics.org和2005年創立的星際政治學會都在試圖把這些材料開放給無意識的,沒有覺醒的主流媒體,我會繼續說服他們。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對於你把這些訊息展示給僵化的左腦導向的學術界,我表示贊揚和尊敬,這絕非易事,我真誠地脫帽致敬。這真的不容易,這麼說可能引人反感但恕我直言,他們是那些最被洗腦的人,他們爬到學術界最高層。David Icke說過陰謀集團以一種嚴格的左腦模式構建學術界是有原因的,這是為了控制。我意思是你一定密切地關注到白帽子拆除陰謀集團對媒體,好萊塢,學術界的控制,根據本傑明˙富爾福德的訊息甚至還有國家橄欖球聯盟NFL和體育界的控制。

 

我很有信心那些另類媒體,尤其是比較知名的比如Infowars,Daily Caller,Brightbart甚至是Fox…他們都在揭露陰謀集團。如果他們不是那麼忙,並且樂於把廣播時間和注意力放到揭露陰謀集團的事情上,我相信他們會讓你上去做節目,他們希望有像你這樣的人上去,因為你以一種無意識的大眾在現實中都能理解的方式呈現這些訊息,當然希望最後美國總統會發佈公告說外星人是存在的,這時你猜人們會google搜索誰?他們會搜索像你那樣的網站。對此你有什麼看法,你想過事情會這樣發生嗎。

 

Michael Salla:我知道Alex Jones(註:Infowars創辦人)對我公開的那些資料有深入的知識,但我想他也很清楚他的聽眾仍然不太能接受這些,即使是在這批支持者裡,他們知道那些偽旗行動,那些戀童和政治精英的貪腐,甚至是Infowars那類接受能力的聽眾,他們仍然很關注這些外星人現象,所以對於如何展示這些訊息他非常小心。我知道他請過一些人比如David Icke,Jim Mars上他的節目,但從未鼓勵他們對整個ET的事情說得太深入,盡管他們都有很多知識。Jim Mars最近才去世,但確實我想過將來可能會和Alex Jones在一種聽眾可以接受的框架內談到這些話題。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我想談談Infowars。很確定Alex Jones知道這些情況,包括全體InfoWars的記者。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好消息是-如果有人真的看InfoWars上的訊息-我想說的是他們大約三四個月一次報道正義軍…InfoWars有時會試試水溫,看看聽眾對一些秘傳的消息的反應,看看他們的支持者是否做好準備。

 

我想到一個例子是他們揭露過大西洋亞特蘭提斯,他們只是說了一下,然後就沒跟進了。如果注意看的話你發現他們會試探一下人們什麼時候做好準備,但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有很多工作,不得不把所有播放時間專注於揭露陰謀集團的日常詭計,所以他們在拼自己的拼圖。Cobra,讓我們談一下歷史。由於我們在覺醒團體中這麼長時間,直到最近一兩年由於Corey或者David Wilcock的訊息,我們很多人假設或者認為這主要是蜥蜴人和天龍人的問題。

 

蜥蜴人接管了這個星球,至少在現實中,這還不包括乙太層和執政官等等。感謝Corey Goode和David Wilcock,他們把這些通俗化了。所謂的pre Adamite前亞當人,這些有著拉長頭骨的巨人,他們是那13個血系家族的祖先,先生們,每個團體什麼時候來到這裡,你們可以從任何團體開始說,Cobra或者Michael。

 

Cobra (柯博拉):這些前亞當人,實際上很多人用不同的方式形容他們,這是一個團體的名字,它成立了光明會。這個團體的核心來自仙女座銀河系。我在部落格上很多次用一個不同的名字說過這個團體,所以不是什麼新的東西。在過去幾十年它被人們討論過很多。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你稱它什麼名字,以便人們有個參考。

 

Cobra:執政官家族。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執政官家族?

 

Cobra:是的,或者黑色貴族。這是一樣的,同一個來源,同樣的團體。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這些執政官家族他們是否以這種長頭骨巨人的形態轉世到物質層面?

 

Cobra:有現實中以及乙太層的執政官,那些現實中的執政官轉世到某些家族,大多數那些血系家族集中在義大利,所以他們比一般的陰謀集團網絡位置更高,他們控制著他們。其中一些血統追溯至羅馬帝國甚至更久遠,比如他們一些人的遺傳血系來自古埃及。基本上同樣的這些家族控制了亞特蘭提斯,他們是亞特蘭提斯時代的黑魔法師。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所以他們是那些長頭骨前亞當人的後裔?

 

Cobra:在亞特蘭提斯時期,巨人種族比現在容易看見,後來慢慢經過實驗,一代一代的遺傳構成發生了轉變,他們的身高下降了,你仍然能在一些古代考古中看到那些巨人的圖片,有著拉長的頭骨,你可以清楚的看到。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基於你的訊息,這些人通常是轉世的執政官?是所有人還是其中一部分人?

 

Cobra:他們所有人。他們是一個團體,一個非常特殊的團體,他們不與外部世界有太多互動。他們有自己獨特的地方,有自己的行為和思考方式。這是一個特殊人種。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毫無疑問他們善於反社會的藝術,這是我們能肯定的。

 

Cobra:是的。他們走上了錯誤的演化道路,因此反社會是他們其中一個主要特徵。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根據Corey的訊息,他們被追捕了幾次。他們曾住在火星,那裡發生過一場戰爭導致Maldek馬爾戴克,也就是Tiamat提亞瑪特,那個超級地球的完全毀滅。然後他們飛到土星環,他們又被攻擊,然後逃到月球,在那裡建立了一個基地很長時間-有幾十萬年-他們又被攻擊然後來到南極洲。

 

很多人現在知道那裡的故事,他們只剩下三艘船並且墜落在茂密叢林中,我想你澄清或者更正一下這個故事…這發生在五到六萬年前,現在我們又被告知26,000年前有能量層面的執政官入侵…你能否為聽眾把所有這些串聯起來,Cobra。Michael如果有任何訊息也可以插入討論。

 

Cobra:有很多次的執政官入侵發生在你提到的那個時間之前。第一次黑暗勢力來到這個太陽系,發生在不到100萬年前,他們來自獵戶座的參宿七人。這些參宿七人其實來自仙女座銀河系,正如我之前所說其中一些執政官已經在亞特蘭提斯時期到達地球。他們其中一些人是亞特蘭提斯的統治者,或者是亞特蘭提斯時期的黑暗社團的統治者。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所以這些最初的執政官,他們在先於26,000年前到來?

 

Cobra:是的,我會說那些最初的執政官差不多90萬年前到來。他們進入這個太陽系,在土星的衛星,在火星上建立基地。這牽涉到一些衝突,因為當時在太陽系有其他團體,他們有自己的利益。他們在月球上建立基地,登陸到南極,最後來到亞特蘭提斯。實際上一個團體降落在剛果,一個團體降落在南極,然後他們緩慢的移民到亞特蘭提斯,因為當時那裡是熱帶天堂。

 

當然在過去的百萬年,光明和黑暗勢力有著一段動態的歷史,有時贏了有時輸了。直到25,000到26,000年前,發生了最後的入侵,這決定了過去26,000年行星的命運,因為他們實施完全隔離。

 

他們把地球變成一個黑暗星球,所有人只能循環輪迴,沒有人能進來或者出去,除了被執政官和奇美拉允許的那些人。奇美拉大部分時間只是在幕後觀察,他們沒有干涉太多人類歷史。只有在真正打破隔離狀態的可能性出現時他們才會干預。這就是現在發生的事,他們自始都控制著整個故事。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抱歉,你能否重複最後一句?

 

Cobra:他們一直控制著這整個故事。奇美拉集團以前是最高層之一,現在仍然是。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所以大約100萬年裡在太陽系和地球發生了你來我往的戰鬥,但直到26.000年前才有一次重大的入侵,我所理解的是一次能量層面的執政官入侵。

 

Cobra:這之前有過很多重大入侵但不完全。26.000年前的入侵是一次完全的入侵,這是現實中和能量世界的全面入侵。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好的。天龍人和蜥蜴人,他們什麼時候來到這個行星。

 

Cobra:執政官和奇美拉帶路,他們把蜥蜴-天龍人奴隸從獵戶座帶過來。天龍人就像是中間人,戰略家,軍事指揮官,奴隸所有者…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辦事的人…

 

Cobra:是的。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執政官和奇美拉在他們上面指揮,發號施令。

 

Cobra:是的。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所以過去百萬年來他們都在相似的時期來到太陽系…你繼續。

 

Michael Salla:我想補充一下。關於外星人的整個問題我理解的是有三個派別。你知道這只是我的理解,Cobra或者可以談談這裡如何整合到一起…但我想蜥蜴人可能是地球上存在最長的生命形態,他們已經在這裡很長時間。你可以看看恐龍,很明顯考古學家多少認可了有智慧的恐龍或者猛龍的可能性,過去幾百萬年這些生命可能自然地在地球進化。

 

我想有充足的理由說蜥蜴人可能是地球上一種有智能的原始物種,後來由於某些原因恐龍滅絕並且有一些大災難發生。我想這是人類外星人出現的那個時間,開始在行星上播種。可能他們修改了行星上一些早期的類人動物,開始多種實驗。Alex Collier和Corey Goode也提到大約50萬年時間裡的22個長期的基因實驗。

 

你知道有很多數據表明曾經有多個外星團體介入。Arthur Horne寫了一本書叫人類的外星人起源Humanity’s Extraterrestrial Origins,他探究了不同的外星團體如何在某個時間進行基因干涉,然後最後的那個團體,人們稱之為阿努那奇,或者你可以叫他們前亞當人。但有很好的理由認為這些50,000多年前到來的生物扶植了新的統治精英。他們混血並且創造了很多異族通婚的人類,正如Book of Enoch以諾之書所說的,這些人是墮落天使。

 

我想這就是Corey Goode說的那些人,他們來自月球但之前來自火星或者馬爾戴克星,這三個團體為了影響和支配這個行星互相爭鬥。我想人類外星人傾向於在幕後,他們對人類基因修修補補,看看我們對蜥蜴人引發的更為公開的衝突如何反應。我同意Cobra所說,這些前亞當人他們有點像統治精英或者至少他們的基因是陰謀集團所分享的。

 

Cobra:這裡我需要解釋一下蜥蜴人。有不同種類的蜥蜴人。有本土蜥蜴人,它們是地球進化的一部分,而恐龍就是這個本地種群的一部分。它們確實在一次大災難中滅絕但有一部分本土蜥蜴人在行星地下存活下來,他們棲息在很多地下洞窟,沿著地下河流和湖泊居住。

 

大約100萬年前發生一次入侵,隨著執政官家族和天龍星人到來,有很多獵戶座蜥蜴人來到這裡,這些人更加好戰,他們懷著更為好戰的心態寄生在整個地下蜥蜴人群體裡。所以之前就存在的本土蜥蜴人已經變得不一樣,它們接受了這種好戰基因,他們認為這是他們的行星,認為人類是入侵者,這就是蜥蜴人和人類種族的主要衝突。

 

實際上這不容易解決,但最終都會解決,因為現在沒有太多蜥蜴人留在行星,在地表上幾乎是零,只有少數在地下。蜥蜴人種族其中一部分將會重組回到光明勢力那邊。它們會變得和平和尊重他人的自由意志,但其他的蜥蜴人種族不得不送到銀河中央太陽。這是需要現在說明的。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是的,我們很多人都聽過這種來自蜥蜴人和天龍人派系的抱怨說:不,是我們先來的。他們做他們的基因實驗,正如Corey Goode所說,進行他們自己的偉大實驗。很明顯人類外星人在那偉大實驗之後一段時間才開始。Michael如果你沒有其他想說…

 

Michael Salla:我想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蜥蜴人在這個行星幹什麼?我想有很多蜥蜴人變身者shapeshifter在我們中間,這會成為一個問題。當這些蜥蜴人顯露自己時,我們作為一個種族將不得不面對,你知道他們對這個行星有遠古的所有權聲明。他們曾生活在地表,他們將表明訴求說要公開地再次生活在地表,我想人類不得不學習如何和這些異族共存,對很多人來說這將會是真正的挑戰。

 

我同意Cobra所說的,有一些外星蜥蜴人種族來到這裡製造了很多問題。它們是好鬥的帝國主義的種族。你知道人們假設了所有蜥蜴人都像天龍人那樣是野蠻生物,奴役人類。但有一些生活在我們之中的蜥蜴人變身者,當揭露發生時人們不得不適應這些生物將會整合到新社會,新地球。這將不僅僅是人類同類,我們還要面對蜥蜴人,人類和其他外星生物,突然地從陰影走出來說:不用再藏起來了,現在我們就站在這裡,你們人類打算怎麼辦?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這是問題所在,這些蜥蜴人不管還有多少留在現實中,那些偽裝成人類的不論是透過科技或者透過某種物理方式變身…

 

Cobra:我需要說一下。不會突然有帶尾巴和會變形的生物在地表上走來走去,但有一部分蜥蜴人種族,蜥蜴人的靈魂轉世到人類身體,所以看起來是一個普通人類,但他的心理構成,感覺,情緒,思想和感知是蜥蜴人的。你可以在雇傭兵那裡找到很多這種蜥蜴人,他們很容易被這類職業吸引。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不管怎樣他們不得不接受事實,如果他們不尊重自由意志,不尊重繁榮與自由,不尊重人類常常做愛等等的習性,那我們不會在乎他們住在這裡多久。他們要麼尊重自由意志並且發展意識和培養心輪,要麼我們將繼續與他們進行戰爭。

 

Cobra:任何不尊重自由意志的人不得不離開。這裡將成為一個尊重自由意志的行星,不會是一個什麼都能做的實驗,這已經結束了,不會再允許這麼做。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是的,我看不到地表的正面派系-不用說SSP(秘密太空計劃)聯盟-更不必說銀河聯盟和球體存有會繼續容忍對自由意志的侵犯。我肯定我們都同意這一點。

 

Michael Salla:我能否補充一下?我同意這裡將會是一個自由意志的行星,但我們的行星或者說人類被腦控了,以至於人們有點遲鈍-這是我和William Tompkins談過的其中一個話題-他說美國海軍知道蜥蜴人故意在上層大氣中往居民區,或者在任何有人覺醒的地方噴灑有毒氣體讓人們變蠢,於是突然間人們忘記了那些進步的想法或者他們可能已經開始的實驗。

 

我想當我們開始全面揭露時,這些事情將會停止,一旦那些操縱停下來,那些有毒氣體不再泵進大氣、水和食物時,我想人類就會從長眠中醒來,這時我們才能進入真正的天堂。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Cobra,你從抵抗運動直接收到定期訊息。這些在上層大氣灑毒的蜥蜴人或者奇美拉黑暗艦隊的飛船,是不是已經有很多被清除了?

 

Cobra:是的,你看到數字時常改變,這是一種動態。這是一場正在進行的戰鬥,一場戰爭,尤其在近地軌道。這無法被探測到,因為所有飛船都是隱形的,它們的數目不斷變化,因為近地軌道還沒有解放。有一些飛船由天龍人指揮,有一些屬於不同的秘密太空計劃派系,但所有飛船都受奇美拉控制。他們主要目標是保護地球隔離狀態,不希望這個行星解放。他們把解放看作一次入侵,把銀河聯盟看作侵略他們星球的入侵者並且干涉妨礙他們統治他們的奴隸。這是他們看待這件事的方式。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是的。我想談談…把那些正義和邪惡雙方艦隊的事情放到一邊,我想跳到歷史話題。你知道最著名的反對血系統治,反對前亞當人後裔的其中一個事件是美國獨立戰爭,由那些成為國父的正面共濟會成員領導,公開勇敢地對血系統治說不。

 

但有一個沒有被提到,被人遺忘的事情是1640年代英國內戰,奧利弗.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和他的議會派軍隊反抗當時的血系統治,Cobra或許你能回答這個問題。首先克倫威爾那邊的英國內戰,他們是否在幕後受到白色貴族或者正面共濟會的影響,這些白色貴族和正面共濟會與美國內戰和那裡的開國元勛有什麼關係?

 

Cobra:首先我說一下英國革命。在幕後有一些玫瑰十字會和正面白色貴族的影響。他們確實想結束血系統治,這是他們的目的,但沒有預期的成功。這確實觸發了一些事情。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這場革命確實成功了,但8年後-可能是透過黑魔法,賄賂,暗殺,巫術,詛咒,符咒…他們又回到權力位置並且擁戴另一個-這次是Saxe Coburg薩克森-科堡家族…

 

Cobra:革命沒有完全成功,因為這個皇室血系仍然在幕後統治,有時甚至直接統治。這不是光明勢力想要的,所以他們制定了一個更徹底的計劃由某些正面共濟會團體實行,這個計劃在1775年法國開始。這是決定性的一年,因為在巴黎成立了一些共濟會分社,聖哲曼是這些社團背後的力量。同時本傑明˙富蘭克林在美國開展獨立運動聲明美國憲法。

 

如果憲法能被徹底遵守,這將會把陰謀集團從美國鏟除。這就是陰謀集團對憲法這麼敏感的原因,因為憲法保護個人主權以及以一群有主權的個人為基礎的國家主權。光明勢力這個計劃某程度上取得成功,如果沒有這個計劃我們現在將會是中世紀。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很好,這和我的下一個問題很吻合, 拿破崙·波拿巴為誰效力? 整個事情是不是一個正面的法國共濟會社真的企圖推翻這些血系在歐洲和全世界的統治,因為他們在其他所有國家都進行殖民?或者他是為耶穌會工作…

 

Cobra:實際上這是一場耶穌會和羅斯柴爾德家族之間的戰爭,他為羅斯柴爾德工作。羅斯柴爾德雖然為教會效力但也反對教會,他們為耶穌會收集金錢,但他們和耶穌會關係非常緊張,他們有著自己統一歐洲的想法。這是羅斯柴爾德的想法,基本上也是拿破崙想建立的一個歐洲聯盟,也是一個貨幣聯盟,能夠為羅斯柴爾德聚集財富,這些錢大部分要交給耶穌會,兩者的關係一直很緊張,這反映到拿破崙戰爭中。當然有共濟會社團支持拿破崙,也有其他團體支持耶穌會,這也是一種恆常的緊張關係。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有很趣。正如我們現在知道,他們的歐洲聯盟成功了。

 

Cobra:我不得不說,光明勢力也從這個計劃中獲得好處,因為歐盟是一把雙刃劍,不全是好也不全是壞。在某些情況下它也能推動成長和發展,但也會被誤用。所以我們看到現在西班牙發生的事情如何變質。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好的。請繼續,Michael。

 

Michael Salla:我想說我很喜歡看到像這種三個而不是兩個統治勢力的歷史演變。我想正面的那個團體希望把某些理念或者理想灌輸到人類意識裡,並且與一些天賦異稟的人合作推動這些想法,我想拿破崙是受到這些正面團體的,他們的(民族)自決和共和政治理念的影響,這些思想確實影響到歐洲大陸數以百萬的人。

 

我意思是這就是他能夠取得那些驚人軍事成就的原因,因為他在全歐洲有這麼多人支持,並且他有可能進軍到中東等地。他打到埃及,但保守勢力插手干預,我想從良好的意願看來,他有點高估圍繞自己的力量所以稱帝,他確實走到黑暗一邊,但我想在開始的時候他扮演了一個角色,傳播更為進步的思想和幫助共和政治和自決在19世紀的歐洲和世界各地的起飛。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因為我從這裡那裡都聽說拿破崙是為了推翻這些亂倫王室的統治…你知道他們有些人,如果不是大部分人,都是所謂的前亞當人。說到這裡,我想問你們另一個問題。那13支血系-黑色貴族-是不是失去了對納粹和希特勒的控制?因為我們知道天龍人對納粹的影響。我問這個問題的原因是我們長期以來都認為那三艘前亞當人的飛船-那些長頭骨巨人-在5,6萬年前墜落在南極…我假設這是因為正面的外星人在太陽系追捕並且嘗試幹掉他們。

 

我肯定我們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但不是這樣,而是天龍人到處追捕他們…也追到這裡…這是我們現在理解的。那麼這就是兩個負面外星團體以及他們的後代之間長期的激烈較量。所以我向你們提出這個問題,這些黑色貴族,因為他們一開始支持希特勒,他們一開始就資助他,但後來希特勒不同意他們,並且不再按規矩辦事開始印刷自己的貨幣,最後我們知道納粹秘密太空計劃和天龍人的密切關係,這是兩者合作的地方。我知道這是很冗長的提問-實際情況是不是這樣?這13個血系家族失去了控制權?他們是不是一開始能控制,後來失去了對希特勒和納粹的控制,控制權落到他們的天龍星敵人的手上?

 

Cobra:情況有點複雜。這不只是關於希特勒,而是關於發生在德國的一切。德國在19、20世紀歷史上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情況。德國統一之前,有一個叫普魯士的國家。普魯士是後來德國的一部分,那個國家有非常強大的工業,非常先進科學化,它是19世紀已經開始的第一個秘密太空計劃的發生地。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你說的是1800年代?

 

Cobra:1820-1830年,在很早以前一些事情已經起步,這都是秘密進行的,是軍方的秘密計劃,極少數人知道。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所以這甚至早於1871年普法戰爭?

 

Cobra:是的,在很早很早之前。普魯士軍是當時最先進的其中一支軍隊,昴宿星人看到一個機會引入正面秘密太空計劃的種子,他們用心靈感應接觸很多在德國的人,啟發他們建造自己的太空飛船。這已經在19世紀發生。當然第一艘原型飛船很粗糙,不能運作。到了20世紀初他們接觸了Maria Orsic,我們都很熟悉Maria Orsic的故事。她是一個媒介,一個管道。她和畢宿五的昴宿星人通靈。她被邀請加入一個叫Thule Society修黎社(又稱圖勒協會),後來叫Vril維爾社(又稱維利會)的組織。

 

維利會是德國秘密太空計畫的開端,也是羅斯柴爾德家族透過希特勒滲透的頭一個祕密社團。有一個該組織的人,實際上他是其中一個創始人,他是Rudolph Glauer,他叫自己Baron von Sebottendorff,他和土耳其各個神秘勢力有很深的淵源,那些勢力-我不會說太多,但從那時以來那些勢力一直操縱著整個故事。後來其中一個(組織創始的)德國人,Karl Haushofer卡爾˙豪斯霍弗爾在東方到處遊歷。奇美拉當然觀察著事情發展,他們看到這個德國計劃有可能導致突破,真的可能造成能夠運作的太空船接觸昴宿星人,進行公開的第一次接觸,這時奇美拉決定干預。他們從西藏派出天龍星人接觸豪斯霍弗爾,豪斯霍弗爾隨後回到德國,他和希特勒接觸,這就是greenmen”綠人”如何控制希特勒的,那些是天龍人。

 

希特勒與天龍人簽署了一份協定。當然這不是影響希特勒的唯一團體。羅斯柴爾德和耶穌會都參與其中。你可能知道那個耶穌會大五星集中營,所以每個派系對於那場戰爭會發生什麼都有自己的想法。耶穌會想建集中營,羅斯柴爾德想賺錢,天龍人想透過希特勒控制地球,奇美拉想維持地球隔離,昴宿星人也有一個故事。

 

昴宿星人看見所發生的事情,他們希望阻止種族屠殺,在二戰前他們與希特勒簽了一份合約。他們以承諾提供科技作為交換,讓希特勒不要進行種族屠殺,這是他們最後一次試圖阻止種族屠殺。當合約沒有履行後他們切斷與希特勒和納粹的所有交流。我想這是1941或者1942年,後來天龍星人給希特勒提供科技。所以這實際上是天龍人和銀河聯盟的一場代理人戰爭。

 

經過了這場代理人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銀河系很多地方得到清理。這就像是銀河戰爭的一部分,但發生在行星地球的現實中。銀河聯盟取得了部分勝利,納粹不得不轉到地下活動,他們一部分人去了南極,一部分人透過迴紋針計劃去了美國,現在關鍵的納粹分子控制著美國。事情就是這樣,他們就是所謂的陰謀集團。他們當然與那些血系家族有血緣關係,很多人屬於或者為那些家族工作。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我明白了。現在讓Michael回答之前,我們姑且說希特勒即使在背後被天龍星人束縛,如果不是完全控制,但也表現得太過獨立。我想知道那13個血系在其中的位置,因為我總是懷疑他們失去了對希特勒和納粹的控制,這時他們開始把資源投入給同盟國-美國,英國,蘇聯-摧毀那些失控的東西,是這樣嗎?

 

Michael Salla:你認為希特勒不按那些血系家族為他設下的劇本做事?那些精英,維爾社的實業家把希特勒推上權力位置,覺得他們能控制他。當他們發現控制不了,當希特勒準備開始侵略戰爭時,他們準備推翻他。這實際上有文件記錄,比如Wilhem Canaris,他是海軍上將主管德國軍事情報,連同其他德國實業家準備在蘇台德區危機中罷免希特勒,但猝不及防地張伯倫和希特勒達成了和平協定,這加強了希特勒的實力,所以他在德國政界的地位不可撼動,然後他繼續侵略波蘭和其他地方。

 

但我想因為他的侵略性,以及他按天龍人給他的劇本來做,所以那些血系家族或者修黎社的人們把所有東西投入到南極的項目,送了很多他們的人和資源到那下面,讓很多開發工作遠離希特勒,當然也不會分享他們在那裡的先進科技,你知道希特勒計劃把那些科技用於戰爭。所以他們在這個意義上是反對他的,這促使了德國戰敗,但後來納粹透過迴紋針計劃滲透到美國,在納粹精英或者南極德國秘密太空計劃的合作下,基本上把美國變成納粹第四帝國。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好的,Cobra,最後關於…那13個血系家族-黑色貴族失去了對希特勒和納粹的控制,然後利用美國,英國和蘇聯打敗他。這發生了什麼?

 

Cobra:我不會這麼看。他們總希望發動一場戰爭。他們想要衝突,因為羅斯柴爾德有利可圖。出於各自的目的每個人都能得到一些東西。他們想要這場戰爭,不會在意希特勒或者納粹會如何。對他們來說這只是衝突的一面。你知道那時美國有工廠為德國製造武器這種事情發生。所以戰爭的發生是他們的利益所在。當他們看到德國將要戰敗,就翻到劇本下一頁,只需要為德國制定一個投降計劃…讓納粹滲透美國..移除南極最敏感的那些項目,這樣做大家都高興了。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所以黑色貴族,從他們的角度,他們對於希特勒和納粹為天龍人工作不感到緊張?那是他們不知道多長時間的對手。

 

Cobra:他們不緊張,因為他們有相同的目標,雖然出發的角度不同。就像天龍人和黑色貴族總存在競爭,但這種競爭不是生存問題,他們都是在同一邊。真正的衝突是光明和黑暗勢力之間的。實際上黑暗派系很多時候比光明派系更能達成一致。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是的,當符合他們目標時他們經常能一起合作。

 

Cobra:是的。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有件事我想確定一下,根據我的理解(猶太人)大屠殺幾乎是耶穌會的一個行動…

 

Cobra:是的。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如果是這樣的話,耶穌會把那些屠殺受害者獻祭給誰?

 

Cobra:他們崇拜一個叫Moloch摩洛神的實體。他們希望建立一個門戶,透過這個門戶他們想把地球轉變為一個黑暗星球。他們想要恢復中世紀黑暗時代。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好的,我們繼續。Michael,關於David Wilcock所說的低級軍工複合體秘密太空計劃SSP和美國海軍的角色,你有沒有最新訊息?他們都是一伙的,還是說軍工複合體的SSP和美國海軍的SSP是不同的?

 

Michael Salla:軍工複合體,或者說空軍管理的SSP和海軍的SSP是非常不同的。空軍的計劃集中在地球監視,鄰近交通的監控,可能還有一些月球或者火星的次要任務,你知道他們坐的是TRB3飛行器。但我不認為他們有最先進的科技。那種涉及到星際空間運輸載具以及船員20年回退20&back項目的,這是海軍做了幾十年的。

 

但現在我們看到的是空軍SSP緩慢的揭露。因為他們覺得隨著計劃被揭露,他們將會得到更多資助,可能還能獲得更好的技術…我相信由於情報訊息區隔,空軍SSP的人員不知道海軍獲得了什麼科技。由於軍種對立和訊息區隔,他們不相信海軍也有秘密太空計劃。有一種懷疑認為這是真的,一些可信的人已經走出來。最近有一個人剛剛出現,就是昨天,Michael Gerloff第一個影片採訪已經發布,他是太空陸戰隊成員,他曾在一個20年回退項目裡工作。

 

他和其他現身的20年回退項目人員不同的是他有很多文件。在我和他做的這個系列影片中,我將會公開更多這些文件顯示出他是一個應該被高度重視的人。我想他是催化劑,鼓勵更多在海軍太空計劃服役過的人走出來,我想這將會導致空軍的揭露要加大一些,因為他們將會意識到他們也是被操縱的。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很高興聽到你在繼續收集證據和影片證詞。

 

Cobra:關於這個我有一些事情要說。首先關於那個新的告密者以及他的文件,有一份文件叫Mars GRAM,我想說這個和火星無關。這是一個軍方輔助的無線電系統。一些業餘無線電愛好者可以用它來支持軍事行動,這和火星沒有關係,我不得不說清楚。

 

還有另一個事情,海軍的SSP以前和現在仍然受到銀河聯盟支持。我會說海軍太空計劃的集中程度比空軍太空計劃高很多,所以這種緊張我會說是奇美拉和銀河聯盟的代理人戰爭的一部分。奇美拉試圖透過空軍太空計劃操縱故事發展,這就是為什麼空軍現在增加近地軌道的活動以及地球軌道的軍事部署,因為他們害怕隔離狀態的結束。他們害怕銀河聯盟的”入侵”。他們實際上發布了一些相關備忘錄。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低級軍工複合體SSP,我相信這是正面派系控制的,最近是不是建造並且使用先進的太空船與黑暗艦隊和天龍人艦隊戰鬥?比如你們都知道,我想這是2016年1月,黑暗艦隊嘗試從南極起飛,載著相當數量的陰謀集團成員試圖離開這個星球,他們被那些相信是屬於低級軍工複合體SSP的V形太空船攻擊。

 

Cobra:美國不是唯一有秘密太空計劃的國家,俄羅斯和中國有他們自己的太空計劃。我會說正面聯盟對中國和俄羅斯太空計劃有很多支持。

 

Michael Salla:我得到的訊息類似。那些在南極對付黑暗艦隊的飛船,他們屬於地球聯盟,俄羅斯和金磚聯盟其他國家對此負責。這些飛船和空軍計劃的非常不同。我會說空軍沒有那種先進科技,與”公司”和海軍已經發展的技術相比,空軍的技術仍然非常原始。但我想指出這次空軍秘密太空計劃的揭露,在今年早些時候已經有了很大轉變。

 

有一份國防情報局的文件,第一次空軍和國防情報局都提到人類外貌的外星人。之前其他的Majestic-12文件從未提及。除了灰人,他們都未曾談到外星人,但現在這份新公開的文件說到特斯拉,又提到人類和外星人已經和艾森豪威爾有外交關係等等。我覺得我們正在看到的是海軍推進的揭露和空軍準備要接受這個揭露的一種收斂,這是令人鼓舞的。因為空軍的人開始接受海軍那邊的一些說法。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很有趣,這是令人鼓舞的。Cobra我知道你不喜歡說數字和百分比,但我不禁要問你們,關於天龍艦隊和黑暗艦隊剩下的數量,你們有什麼最新訊息?就近地軌道來說,他們是否仍然有相當大的戰鬥力?

 

Michael Salla:根據Corey Goode的訊息,黑暗艦隊數量已經大幅下降,因為這個太陽系的廣泛隔離防止援兵的到來。就黑暗勢力或者羅斯柴爾德能部署的最先進的科技而言,現在只有(ICC-Interplanetary Corporate Conglomerate)星際企業聯合集團具支配地位。但他們正在失去權力,2016年南極的事情對他們來說是一次很大的衝擊,出現了不受”公司”或者黑暗艦隊控制的,像他們一樣先進的人類太空計劃。這不是…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這就是我們談到的地球聯盟,是地球聯盟攻擊他們?

 

Michael Salla:是的。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因為這是來自SSP聯盟的訊息。你知道之前的太陽典獄長計劃(又稱太陽看守者),所以這是一件大事。

 

Michael Salla:是的。海軍的太陽看守者計劃只是在外太空,他們對地球周圍的事情沒有任何重要角色。空軍才是主要操作方,但空軍沒有技術能對抗ICC或者黑暗艦隊,所以他們來去自如,但現在有了地球聯盟…這個動態就發生了重大轉變。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Cobra繼續。

 

Cobra:好的。出於顯而易見的原因我不會說任何數字,因為我們不是唯一聽這個節目的人,有一些訊息很敏感,但我可以說將會有越來越多的注意力放在近地軌道行動上,很多行動將發生在近地軌道,這會變得越來越公開。各個利益集團和派系希望出現在那裡,因為那是行星解放前的最後防線。所以我們在很近的將來會看到許多消息,各個SSP派系將會開始不得不開始互相溝通,因為越來越多事情已經公開。它們已經被揭露給普通大眾,所以那些秘密太空計劃裡各個位置的人因形勢所迫開始合作,不管怎樣所有這些將成為揭露過程的一部分。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對於現在黑暗艦隊和天龍人艦隊,他們是否仍然是近地軌道和地表的重要力量,你同不同意?

 

Cobra:我會說部分黑暗艦隊和天龍人艦隊完全在奇美拉的控制之下,但數量減少得非常快。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好的,人們會很高興。不是出於恐懼,而是因為事情拖延了好一段時間,人們需要一些鼓舞和動力。現在奇美拉是否仍然有相當龐大的艦隊,或者他們只剩下門戶(Portal)能使用,或者他們能嚴格控制天龍人和黑暗艦隊 ?

 

Cobra:他們在最頂層的位置。他們有一些精英飛船,有一些傳送艙,大概是這些,他們沒有太多。他們傾向於在幕後,盡量不直接參與,因為每次他們採取一個行動,做出一些事情,就會暴露自己。他們寧願暴露他們的天龍人手下,讓他們做骯髒事。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很有道理。你最近的那篇更新提到奇美拉集團一大部分,我想一個月前你說剩下80人,然後你在上次更新說他們一大部分已經被光明勢力帶走。如果是這樣,你是否允許說一下最新數字,他們還剩下多少?

 

Cobra:由於顯而易見的原因我不會說任何最新數字,但我會說最堅強的那些人留到最後,所以我們正在處理一個非常頑強的小團體,他們在科技上處於最高位置,他們總有辦法被處理。但我不會做任何估計,任何數字或者時間範圍。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很好。你們知不知道低級的軍工複合體SSP和美國海軍有沒有與銀河聯盟密切或者直接合作?不必說之前太陽看守者SSP聯盟。

 

Cobra:我可以說一下昴宿星艦隊。昴宿星艦隊直接與普丁和俄羅斯高層軍事官員接觸。這是現在唯一有直接溝通管道的國家,也有一些與中國接觸的計劃,但美國的情況有點困難。因為所有團體都有太多滲透,所以昴宿星艦隊很小心。他們有時會給某些做得過火的派系發出警告訊息,目前只能這樣。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很好。Michael請繼續。

 

Michael Salla:根據William Tompkin的訊息,他說歷史上Nordic外星人(註:外貌像北歐人)和海軍有過非常密切的合作,現在Nordic人正幫助海軍開發新一代太空戰鬥群。目前有8個太空戰鬥群是海軍太陽看守者計劃的一部分。這些是在1980年代開發並且已經被翻新,但全新一代的正在建造,計劃在2030年代部署。海軍一直幫助他們的Nordics人全面合作建造,所以我覺得那種關係非常密切。

 

空軍一直和蜥蜴人,灰人,第四帝國合作,所以那是更有限的計劃,限於地球行動。我同意Cobra所說普丁和這個Nordic團體有合作。他也被給予先進科技,這就是為什麼地球聯盟能同時開發出”公司”在南極地下秘密發展出來的一樣的先進科技。

 

Cobra:我需要澄清一下。昴宿星人從1950年代開始和海軍SSP有強大的合作,直到1996年。當時的執政官入侵使得那個交流中斷。他們現在有某種溝通管道,我不會談到他們是怎麼做的,但他們有方法把訊息提供給海軍內部的某些人,但這條溝通方式不同於以前。現在他們正面影響海軍SSP的方式和以前不同。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我知道人們對於銀河聯盟,美國海軍那些指揮架構很好奇,你提到SSP聯盟和低級的軍工複合體SSP基本上是空軍指揮。至於說空軍和海軍的SSP,他們仍然獨立運作還是一方影響另一方?

 

Cobra:正如我所說海軍SSP接收來自昴宿星人的訊息和銀河聯盟的指引,但不是直接的,不是一種指揮結構,傾向於一種靈性指導。空軍偏向是在奇美拉的網絡裡。很多剩下的奇美拉成員在美國空軍內部,也在其他國家的軍隊裡,你甚至能在中國和俄羅斯找到他們。你需要知道…指揮系統大多是直接從奇美拉到達某些空軍高層官軍。是一種直接的指揮結構。當然灰人,蜥蜴人,天龍人過去參與那些計劃,但現在隨著他們的人數減少,他們的權力也在減少。在空軍裡這更像是從奇美拉到軍方高層的一種直接權力傳輸。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很有趣。…抱歉,Michael,你繼續說。

 

Michael Salla:我同意Cobra,我想補充和強調之前說的,在空軍SSP裡有最新發展,透過今年早些時候公開的國防情報局的文件,這個關於人類外貌外星人和空軍有過合作…有過外交關係的新故事正在顯現。他們正在展現這個新故事,在空軍內部有人認為隨著揭露的進行,人類外貌的外星人擺在我們面前……整個外星人入侵的劇本似乎不太可能會成功,所以他們繼續這個人類外貌外星人的揭露過程…問題在於空軍打算和梵蒂岡與耶穌會合作,揭露一個人類外貌的外星人團體,這是一個正面或者不是正面團體?Corey Goode認為梵蒂岡準備揭露一個屬於銀河聯盟的人類外貌的外星人團體。我懷疑這是不是真的,但我想這是一個可能性。

 

Cobra:我會說昴宿星人和銀河聯盟不會這麼做,他們不會透過梵蒂岡和人類對話。梵蒂岡當然需要或者將會支持全面揭露,因為他們不得不這麼做。但我會說正面的外星種族會以任何方式接觸任何人,因為他們想看到這個行星解放,所以會對各行業的人進行心靈感應或者能量接觸,當時間到來的時候他們會進行實體上的接觸。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很明顯我們要死盯著梵蒂岡,我肯定那種計劃是存在的…就是你說的那個。我想問的是空軍對於梵蒂岡和那些操縱者有多少了解?

 

Michael Salla:在這些問題上梵蒂岡和空軍合作了很久。你知道梵蒂岡是低級SSP融資,黑預算洗錢和現在很多違法勾當的一股關鍵力量。梵蒂岡也和空軍分享科技,比如可以看到未來的Chronovisor技術。Pellegrino Ernetti神父寫了一本書叫The Chronovisor,他描述了梵蒂岡如何開發這種Chronovisor技術。

 

Andrew Basiago說他看見Ernetti神父受到CIA的尊敬,因為他在梵蒂岡與CIA分享這項科技的過程中扮演了一個角色。所以梵蒂岡和空軍已經密切合作了很長時間。所以我覺得梵蒂岡和空軍批准公開一種人類外貌的外星人作為揭露過程是有可能的。不管這是一個正面團體還是假冒,這是我們日後需要搞清楚的。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是的,這是我們不得不關注的,因為我不是太相信耶穌會。

 

Cobra:我需要說真正的揭露不會透過梵蒂岡進行,這不會發生。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我們知道有不少派系參與,感覺就像銀河系大部分代表都在這裡,更不用說地球上的那些正面和負面的團體,事情非常複雜。我肯定很多正面的派系可能想合作或者迎合梵蒂岡,但其他的派系對於梵蒂岡和耶穌會退避三舍,考慮到他們的歷史這是可以理解的。我們最好繼續下一個話題。五角大樓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Dunford鄧福德將軍是不是負責,或者控制低級軍工複合體和海軍的SSP?

 

Michael Salla:不,他們沒有真正的影響力。我意思是參謀長聯席會議只是一個行政機關,沒有任何有效控制。在這個行星上美國擁有十個作戰司令部,參謀長聯席會議一個都控制不了…他們直接向國防部長和總統匯報, 所以參謀長聯席會議沒有控制空軍SSP或者海軍SSP。兩個太空計劃裡面的人只能接觸到有關部分,知道自己需要知道的,空軍和海軍都為此制定了有效政策。William Thompkins提到海軍每年在聖地亞哥地區舉行西部會議,他們會分享很多想法和意見,這些意見多少會進入海軍的計劃裡。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謝謝你的說明,因為人們把鄧福德將軍當作英雄,他確實表現得像一個強勢領導,一個真正的愛國者,但我們還是需要知道他們實際上控制和負責什麼。繼續下一個問題,我們談談意大利P2共濟會分社,我們知道它控制梵蒂岡。這個P2會社是13個黑色貴族領導人聚首的地方,還是由真正的第33級共濟會成員組成,他們不屬於那13個血系家族並且獨立運作 ?

 

Cobra:這個會社只是那些血系家族的工具,不是唯一的工具。很多成員確實屬於那些家族,但很多人只是普通的高級共濟會員,碰碰面但不知道幕後發生了什麼。比如人們從下面攀上這個共濟會層級,在他們到達第32級之前他們不知道最高層的凶險,他們不知道滲透,後來他們才開始意識到自己陷入了什麼地方。P2分社只是真正的執政官家族的其中一個工具。他們在羅馬也有其他秘密團體,在那裡他們能更公開的會面。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這些13血系的成員就是所謂的前亞當巨人的後裔?

 

Cobra:是的。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他們在耶穌會上面還是下面?

 

Cobra:真正的執政官家族在耶穌會上面。耶穌會是他們創造的其中一個組織,比如宗教法庭,馬耳他騎士團也是。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那個200人委員會,他們現在是什麼情況?

 

Cobra:那只是陰謀集團其中一個組織,就像三邊委員會,還有互相聯繫的其他不同團體,這就是陰謀集團的網絡。就像正面勢力有工會和很多其他網絡團體,他們也有自己的網絡。沒有單一一個團體在頂層控制所有,這是一個互相聯繫的網絡。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好的,繼續下一個問題。Corey說陰謀集團最近用AI計算時間線的時候遇到困難…他們以前總是能在行星走上正面時間線之前切斷它,他們會用任何方式,其中一個是偽旗事件。對於他們影響時間線的選擇,你們有沒有最新的訊息?

 

Cobra:自從2012年開始他們就遇到困難。這個問題將會持續,因為他們不理解光。他們沒有真正領悟光將會勝利…一切將會結束,在結束前他們都無法理解。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Michael有沒有補充?

 

Michael Salla:我想這是因為我們正在進入銀河系這個區域,有更高級的宇宙射線到來提升意識,或者至少加快意識,在這個情況下人們根據定位變得更加正面或負面。這可能是為何這種技術無法再預測時間線的其中一個因素,所以負面團體更難預料正在到來的正面轉變。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最近David Wilcock的文章,概括來說就是暴風雨前的安靜,我們也聽到富爾福德的訊息,甚至川普也暗示有大事將會發生。朱利安˙阿桑奇最近在推特上公佈了加密鑰匙,福克斯新聞的Sean Hannity說會有重大宣佈…這些與他們想在萬聖節和11月4日做的事情有沒有關係…其他正面勢力試圖阻止他們做什麼大事?

 

Michael Salla:這個暴風雨前的寧靜有很多角度看。我知道川普收到簡報說低級SSP已經在北韓上方集結很多軍備,準備非常快速地清除他們的軍事基礎設施。對伊拉克的空戰用了大約三個星期削弱他們的防空系統,他們想對北韓做相同的事,但用的時間是分鐘。川普從簡報中了解到諸如Rods of God上帝之杖技術,Mazer衛星這類定向能量武器和其他先進的武器系統,他可以用來摧毀北韓的兵工廠。當然這將會暴露低級的SSP,所以這不是一個非常理想的做法。但我想這就是川普所說的暴風雨前的平靜。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Cobra你有什麼想說?

 

Cobra:我會說很多事在幕後做準備。我不允許談到,但這個秋天將會非常有趣和變化不定。在正義和邪惡兩邊都有很多事在發生,將會有很多驚喜。我只能說你需要保持冷靜和集中,對所有事情做好準備。現在我要走了,謝謝你們進行這個有趣的訪問,祝大家好運,光的勝利。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非常感謝Cobra的到來,很感激。我們就在這裡結束,這是繼續找回我們沒有意識到的,沒有完全掌握的真正力量的時候。當我們從肉體旅行到能量層面時會出現一種基本能量現象,也就是我們其實有更多的力量,否則我們死後就只能孤獨地在電漿層或者乙太層待著。已故的Julien Wells提到一個比喻,在80年代那些老電影裡,超人離開他的母星時被一些壞人追趕,他們都來到地球,發現他們在這個不一樣的地方擁有神奇的力量。

 

不久前我發現靈魂碎片恢復的關鍵療癒技術只有你仍然在現實中才能進行,我想說的是我們地表的光之工作者仍然有很大潛力,透過一些基礎訓練我們可以學到投射意識到現實世界,運用那些我們仍然未被使用的天賦-這也是重新啟動144,000星際種子運動的重點。所以…Cobra你知道很多能量層面方面的事情,你有什麼想說?

 

Cobra:是的,我們力量的關鍵是連接現實和能量層面把光帶回來,這些光已經透過所有的層面,正存在於能量世界,穿過電漿層錨定到身體上,並且完成我們的使命。我們都有一個使命,把它實現出來,我們將會成功,我們將會勝利。光的勝利,謝謝。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很好。Michael最後有什麼話?

 

Michael Salla:我覺得我們共同顯化我們最高夢想的力量正變成我們力所能及的事情,隨著越多人透過網絡和影片擁抱和討論我們今晚的訊息,越多人意識到與這些水平的訊息對齊是多麼重要,這樣我們才能一起顯化一些真正神奇的事情,這是我所期待的。感謝這個節目並且邀請Cobra到來。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請繼續你現在所做的。很高興那次在沙士達山日食大會上見到你…那是8月21日?就是那次全面揭露日食…不記得什麼名字,我總是忘了那次Corey Goode也出席的會議的全名。務必保持聯絡,如果你有什麼新訊息的話。再次感謝你到來。

 

Michael Salla:不客氣,再見。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再見。剛才說話的是星際政治學會Exopolitics.org的Michael Salla。Michael如果你還在線的話說一下你的網站。我相信是Exopolitics.org,當然還有Cobra的網站2012portal.blogspot.com。

 

就這樣吧,我承諾這是一個旋風式的討論和採訪,我們問了一些重大問題並且深入討論,我們確實這麼做。我是不知名光之戰士,你聽的是Ground Crew Command電台。音樂片斷過後我們在新聞環節再見,請繼續收聽…

 

 

 

原文:https://www.returntoyourtruth.com/single-post/2017/10/26/Transcript-of-Michael-Salla-Cobra-Unknown-Lightwarrior-on-Ground-Crew-Command-Part-I-and-II

 

翻譯:erttq0101

站內搜尋

購物車

購物車是空的

fb_lovelight workshop

 

IGAG

 

prepare for change

 

center

 

cobra

 

tachyon

 

prepareforchange

 

 

000456383
瀏覽人數

聯絡資訊 Contact Info.

光之工作坊 官方窗口

Official Contacting Info.

 email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lovelightworkshop/?fref=ts
 phone 0980-303-440

台灣北區

新竹(含)以北及宜蘭

user male 盧先生
 email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ars1564
 phone 0980-303-440

台灣中/南/東區

user male 黃秉宏

 email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791495878
 phone 0903-339-515

English

user male Anthem

 email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hare.light.7
 phone +886-2-8218-3311

全省包框服務

user male 黃秉宏
 email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791495878
 phone 0903-339-515

 

 

join us